当前位置:主页 > 资料中心 >

神不知鬼不觉
* 来源 :http://www.brygbo11.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11-24 13:02

这些丢失的狗到哪里去了?从一些知情者口中,记者了解到,经过长途运输,它们最终的目的地是东北、江苏和广东等地的狗肉馆,偷狗—运输—销售在几年间已经迅速发展成为稳定的黑色利益链,一些偷狗者和狗贩子凭借这个“无本买卖”一年获利数千万。

“如果大黄的尸体不是被邻居们及时发现,肯定会被偷狗的人拿走。”郭姐说,大黄身上留下的针管针头是最有力的证据,“绝对是专业的偷狗团伙干的,这种东西叫做‘吹管’,里面有的装的是麻醉药,有的装毒药。偷狗的人一般开着车,隔着10多米在车上对狗吹管,神不知鬼不觉。等狗几分钟之后倒了,他们再转回来把狗拖上车带走。”

“狗溜出大门玩了一会儿,几分钟之后就死在大街上,身上还有针头针管,是被人吹管毒死的。”家住长辛店吕村的郭姐伤心地告诉记者。昨日本报报道,这条名叫“大黄”的狗是不久前动保志愿者们刚从狗贩子手中营救出来的,不到一个月又遭毒手。而这样的情况在京郊农村屡见不鲜,“我们村几乎每家都丢过狗,多的有丢五六条的。”

除了“吹管”,投毒也是偷狗人常用的一种方法,“把迷药或者毒药包在熟肉里面,扔到大街上,狗吃一口就会倒。曾经有一条狗吃了毒食后硬撑着爬回家,死在家门口。”郭姐告诉记者,在吕村这样被毒倒、毒死的狗有好几条。

“偷狗抢狗的事情太普遍了,光天化日之下就能把大狗抢走,特别嚣张。”家住吕村的骆姐家中不久前有两只大狗被抢,目击者是一位邻居。“早上8点多钟,我们家人都出去了,狗拴在院子里。邻居大哥看见,一辆金杯车停在我家院门口,下来四个小伙子,手里还拿着大铁钳,直接进门就用钳子把狗链子剪断,我家的一只狼青、一只萨摩耶被他们拖到车上。他们又进入另外一户人家,想把一只藏獒拖上车,邻居大哥喊起来要报警,他们威胁要打他。后来邻居听见喊声围过来,他们才不得不放了藏獒上车跑了。”连偷带抢,几年来骆姐家已经丢了五六条大狗。“他们明显是团伙作案,先是有人走街串巷吆喝收大狗,打探谁家有狗,紧接着村里就会丢一批狗。”

上一篇: 此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