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优惠促销 >

并把它办好
* 来源 :http://www.brygbo11.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11-21 05:23

11时40分,陈思豪在教练的陪同下首先到达终点西秀海滩,半个小时后,12时10分,苏嘉鸿在舅舅的陪同下到达终点。兄弟两个最终成功完成了这次八公里的海上“横行”。

“而且,我们可以把它做得更大,不仅仅局限于海南,搞成全国甚至全世界的赛事。比如,可以设华中选拔赛场、华东选拔赛场等等,增加关注度,也提高人气,而且,我们有和其他地区一些游泳俱乐部或者体委的负责人沟通过,人家都很支持。这比赛如果真搞起来,影响力肯定很大!”

参与本次横渡的人员 从左到右依次为:苏嘉鸿、陈思豪、廖老师、冯冀教练

“而且,学游泳,我总结出三大好处:第一,让孩子的德和体同步发展。现在社会都偏重孩子的‘智’的发展,对‘体’和‘德’的发展有所忽视,通过游泳,增强他们的身体素质和品德。第二,克服现在小孩身上的‘骄娇’二气,通过身体上的锻炼磨掉他们的娇气,让他们学会吃苦,然后让他们知道‘天外有天’,除去骄傲自满的恶习。第三,让他们不断挑战自我,不断完善自己,增强意志力,使自己变得更强大。”

“我跟教练学游泳一年了,”上了岸的陈思豪转眼又和小伙伴儿一起在沙滩上上追逐起来,看不出一点疲累,“教练平时告诉我们要坚持,累了只要再坚持一下就好了。”陈思豪说,他学游泳完全是因为自己喜欢,所以平时训练的时候没觉得有多累也不会产生厌倦感。

“海南拥有这么丰厚的水资源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家长一般都教育孩子不要玩水,这是对孩子天性的束缚。海口这么多公共水域,不让孩子接近水根本不可能,限制孩子接近水,如果有一天孩子被迫必须在这样(水)的环境中,必须和水打交道,该怎么办呢?所以说,限制孩子的‘禁泳令’是不可取的的,应该让孩子们了解水,懂得怎么跟水打交道”

然而,他们显然低估了这次横渡对他们而言的困难程度。由于快艇到港时间比原定晚了将近一个小时,本应该八点就开始的横渡延长至上午九时,水速和水流的变化使得众人无法按照原定路线直线游回原定终点,海上风速更是达到过8m/s的速度,加大了横渡的难度增长了横渡距离。原设路线全长约为四公里,而他们的实际路线长超过了八公里。水流方向的改变,海浪的冲击,两个小家伙面临着游泳池里所不曾遇到过的困难和考验。多次呛进海水,几次险些抽筋,动作渐渐走了形,在教练的呵斥下赶紧改正;乱了方向,在快艇的指引下及时矫正。

横渡开始前,陈思豪和苏嘉鸿这对兄弟显得格外兴奋,在做完准备活动后,仍闲不住的打打闹闹,在海滩上追逐戏水,以至于冯教授不得不呵斥他们注意保存体力。在横渡开始前,众人需要乘快艇到达人工岛。在快艇上叽叽喳喳,两兄弟乱蹦乱跳,还摆出各种pose要求记者给他们拍照,显然对即将面临的挑战充满了期待和兴奋。

从海口西海岸人工岛到西秀海滩,兄弟俩要在不借助任何漂浮力和人力的前提下游完全程。为了确保两个小家伙的安全,冯冀教练和妻子廖老师以及同是冯教练徒弟的陈思豪父亲陈先生全程陪游监护,同时一艘快艇在海上负责方向矫正引导和应急救护工作。

“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将横渡琼州海峡活动打造成我们海南的一张国际名片。”冯教授说,横渡琼州海峡这项活动的发起人是邢增仪女士,政府组织政并由府体育行政主管部门主办的横渡比赛自2000年至2004年共举办了四次。2005年,由于下水时间比原定拖延了一个半小时,中途遇到海浪和洋流,导致挑战者无一人成功,所以国际体委会下了结论,说“琼州海峡适不适合进行横渡的海域”,横渡琼州海峡的赛事也因此叫停。

“准备——跳!”年逾60岁的冯教练一声令下,早已跃跃欲试的两个小徒弟迫不及待的跳入水中,开始了他们这次的海上横渡。

廖老师说,冯教授对他的梦想始终狂热的坚持着,并且在一点一点的去努力实现。“我是一个海南人,我想为我的家乡做出贡献,我想让它发展的更好。”冯教练说,“我会一直努力去做,努力去完成我的梦想。”(见习记者赵云飞)

冯教练今年年过六十,退休之后一直从事游泳教练的工作,“教练是真的厉害,是他成就了这两个小家伙今天的成绩。”每每提到冯教练,陈先生都赞不绝口。他告诉记者,冯教练曾经组织过七次横渡琼州海峡的活动,曾经从西海岸游到贵州游艇会,冯教练的妻子也是位厉害的游泳健将。

8月13日上午9时,海口西海岸人工岛,一次海上横渡行动即将开始。这次横渡距离为八公里,并不算很长,但和一般横渡不同的是,这次挑战横渡的是两兄弟,年龄都不满12岁。

“去年我也横渡了一次,也是这条路线,不过比今天这次容易,那天的水流和风速都很好,很轻松,这次要比上次困难多了。两个小家伙都很棒。”陈思豪的父亲—同样也参与了这次横渡的陈先生告诉记者,其实,兄弟俩学游泳才一年时间,一年前,他们甚至都没下过水。“这都是教练的功劳,”陈先生说,“我之前就是跟冯教练学游泳,去年在教练的指导下进行了一次横渡,两个小家伙跟在快艇上看着,特别激动,都说也想像我一样下海游泳,我就把他们都交给教练训练了。没想到就一年时间,他们就做到了。这也是在完成他的梦想。”

“我想过要放弃”,苏嘉鸿上岸后说,“有一会儿海浪特别大,水冲着我都游不动,特别累。但是舅舅一直在旁边,弟弟也一直在游,教练也陪着游,我就hold住了。”

“所以,游泳是一项这么好的体育运动,包括深圳等地方都在大力推广,游泳已经成了中小学生的必修课,而我们海南拥有这么好的自然条件却要禁泳,真不仅很不合理,还是一种浪费。所以,我想要去推广游泳,普及游泳。”

“其实,琼州海峡很适合横渡,那一次只不过是意外情况,而且,我们现在已经多次成功组织横渡,甚至在2010年12月30日还举行过冬季的横渡,证明了琼州海峡不是只有夏季才适合横渡,冬季也可以。我希望能够继续启动这一赛事,并把它办好,扩大成国际赛事,提高海南的影响力。”

陈思豪,还差一个月才满十岁,即将升入小学五年级。苏嘉鸿,十二岁,即将成为一名初中生。这对表兄弟就是这次海上横渡的主角。

“海南的本土文化品牌或者赛事具有影响力的实在是太少了,横渡琼州海峡比赛进行的同时,可以开通赛事观光快艇,游客可以近距离关注赛事,然后,快艇游海、舢板冲浪、海上热气球等等项目都可以开发如果搞得好,不仅可以提高海南知名度,还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我们要确保万无一失的安全,”在横渡开始前,冯冀教练说,“内在的,是靠孩子自己的体力、意志力,而外在的安全措施一定要到位。”

“水是大自然对人类最美的馈赠,”提到游泳,冯教练滔滔不绝,“中国古语就有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还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但水又能破坏掉所有一切阻挡它的东西。我教这些孩子游泳,有一个出发点就是让他们敬畏自然。”

“平时除了游泳技能训练,我们会有体能训练,比如说绕金牛岭公园一周的慢跑和变速跑,蛙跳啊等等。”冯教练告诉记者,兄弟两个都挺能坚持,体力能达到横渡要求,而且还有胆量。“其实这次横渡本来要有三个小孩儿,还有一个在泳池里面游得特别好,但是不敢下海,所以这次横渡没让他参加。”

“普及游泳是他的一个梦想。”冯教练的妻子,现在在深圳大学任教的廖老师对记者说。

上一篇:6月29日 下一篇:没有了